当前位置:首页 > 野史秘闻 > 正文

鹤唳华亭小说李柏舟结局是什么?与电视剧有何不同?

李柏舟作为萧定棠的岳父,已经很明确是站在萧定棠这边的了,萧定棠百般陷害萧定权,其中少不了李柏舟的推波助澜,而且现如今萧定棠虽然已经离开京城,但是李柏舟还在,他依旧一心只想要扳倒萧定权,而且在最新的卖马案件中,李柏舟虽然斥责赵壅财迷心窍导致前线打败,可他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对付萧定权的身上。这样一个反派李柏舟,他的最终结局会是什么呢?

鹤唳华亭小说李柏舟结局是什么?与电视剧有何不同?

1.李柏舟是什么结局

在原著小说中,在刚开始就没有李柏舟了,因为已经被灭门了,有点惨!而剧版中,李柏舟的女儿嫁给了齐王萧定棠,为了女儿,一门心思的与太子作对。

另外,李柏舟也是有权有势的,他是当朝的中书令,也就是宰相。李柏舟的位高权重也是使得皇帝对他起了忌惮之心,想方设法的去打压,这处境也是有点悬,有观众猜测,李柏舟估计活不了几集了,很快就要下线领盒饭了。不过,这具体是怎样的,我们还是要剧情如何发展了,对吧?

李柏舟既能做到宰相这个位置,内心城府也是很深的,除此之外,也的确是有才能,看你李柏舟文化人骂人就知道,简直就是绝了,那句天地造物不测,竟生出来你这种蠢货”。可真的太会了,这一字一句打在敌人身上,虽然看不见流血,但这一身的内伤,骂谁谁知道啊。现在,这也是成为热搜呢。《鹤唳华亭》精彩连连。

据悉,《鹤唳华亭》李柏舟扮演者是老戏骨张志坚,此前他在《人民的名义》中饰演高育良书记,那演技也是让人折服的,如今在《鹤唳华亭》中的表现也是如此的可圈可点,另外,他还曾出演了《国门英雄》、《桐柏英雄》以及《大清盐商》等多部作品,是实力派演员。

鹤唳华亭小说李柏舟结局是什么?与电视剧有何不同?

2.李柏舟扮演者

张志坚,1955年10月5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,大陆影视男演员,江苏人艺(原江苏省话剧团)三级演员 。

1979年考入江苏人艺学员班,1983年张志坚开始步入影视界。2008年出演电视剧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,在剧中饰演董建昌。2011年张志坚与田子田合作主演国内首部海关破案现实题材电视剧《国门英雄》,在剧中饰演张怀兵。2013年出演解放战争题材的电视剧《桐柏英雄》。2017年3月,主演的反腐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在湖南卫视播出,张志坚饰演汉东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。2017年6月16日,张志坚凭借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荣获2017年第23届上海电视节,最佳男配角奖。

电视剧《义者无敌》中,南京话剧团一级演员张志坚,为了更加贴近宋哲元的历史原型,在造型上可谓大幅度颠覆了自己以往的荧屏形象。剃头蓄须后的张志坚,比以往的军人形象,多了许多的沧桑,十分贴合宋哲元当年所面临的乱世之局。在表演上,张志坚继承并发扬了中国话剧演员表现精准的光荣传统,对宋哲元起起伏伏的情绪拿捏得十分到位。当面对日本人的刁难,他会发愁;当邱三奇巧妙化解了危机后,他会欣慰;当邱三奇抓住机会可以给日本人当头一击时,他会兴奋;当国民党屡屡对日本人妥协命令他忍下,他会愤懑。张志坚还原了一个十分真实的宋哲元,一个心绪难宁的宋哲元。观众的好评,是对他“自毁形象”牺牲演出的最大肯定。

鹤唳华亭小说李柏舟结局是什么?与电视剧有何不同?

3.李柏舟为什么自称宰相

《鹤唳华亭》中李柏舟的官职是中书令,但李柏舟却经常自称宰相,这是为什么呢?其实这个称呼也是有历史依据的,中书令李柏舟自称宰相原因:

中书令一职最早在西汉出现,刚开始是宦官专享,史上第一位中书令就是《史记》的作者司马迁。那时中书令官职大于宰相,后来这个职位几乎等同于宰相,这也就是李柏舟为什么自称宰相,别人却称他为中书令。

李柏舟(张志坚饰)。他一出场,网友就知道他是坏人。因为该角色备注是“窃国之贼”。他真是“不辱使命”,在坏人的道路上持续向前,从未停歇。搞出“科考舞弊案”这么大的事件,不仅是想拖萧定权(罗晋饰)和卢世瑜下水,而是想拖一众人等跟着“陪葬”。

4.李柏舟还能活几集

《鹤唳华亭》中李柏舟的设定本来就是太子的对立面,他是萧定棠的岳父,中书令,百官之首,权势极大。而且为了帮助自己的女婿上位,可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从一开始太子的冠礼上,李柏舟就显得咄咄逼人,甚至要逼皇帝处置太子。几经反转最终萧定棠落了个不是,但是太子顾全大局,放了他一马。后来科场舞弊案,李柏舟老谋深算,棋高一着,躲过了萧定权的设计,逼的卢德瑜选择辞官归乡。几番较量下来,李柏舟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,可谓春风得意。

鹤唳华亭小说李柏舟结局是什么?与电视剧有何不同?

皇帝萧睿鉴其实对李柏舟一直暗暗提防,非常忌惮。随着李柏舟权势越来越大,皇帝忍无可忍,决定削弱李柏舟的朝中势力。他打算让李明安把天长卫带去长州,这样既可以削弱李柏舟,又能牵制顾思林,这样一举两得。而李柏舟此时也正在和吕翰宴饮,嘱咐吕翰坚决不能让天长卫去长州。

在射柳比赛上,皇上提出把吕翰的天长军调去长州。李柏舟表示坚决反对,公然反驳皇帝,皇帝表示这不是商议,而是圣意已决。吕翰秘密集结了一干部将,在衣服内穿戴盔甲,无论如何不同意离开京都。太子萧定权发现吕翰腰间闪过金色光芒,那正是盔甲反射出的光,千钧一发的时刻。太子射伤了吕翰,而皇帝射伤了太子的马,事情最终暴露出来。

吕翰被扭押到皇上面前,他望向李柏舟,谁知李柏舟不但不帮着吕翰说话,还斥责其包藏谋反之心,其罪当诛。李柏舟的算盘打得很精明,他想让莽撞的吕翰惹恼皇上,如果皇上将吕翰斩首,那余下的天长军也会躁动,甚至兵变。不过,令李柏舟意外的是,皇上并没有定吕翰的罪,反而称是自己允许他戴甲的,还就萧定权射伤吕翰道歉。吕翰大受感动,当即表示愿意听皇上调遣。

逼死了卢德瑜,陆英一家也被降罪满门抄斩,此时李柏舟好像已经达到了巅峰,但是很快他就会跌落谷底。

原着小说中,一开始就已经没有李柏舟了,因为他已经被灭门了,而且夷三族。